向暖

我心中的启红

“我和你,并非手足,却胜似兄弟;我和你,并非夫妻,却心有灵犀。这段情,如高山流水;这种爱,似玉壶冰心。这份情谊,超越了情爱,升华了友爱,恢恢广广,博大深远…… ”
这段话来自江湖夜雨的《我和你,有着最深的情谊》,第一次看到就想起了启红,启红的情谊在我看来就是如此。
升华了友爱,超越了情爱。

“铁马将军哽咽若孩提”

——“归罢,悔罢,来世再聚罢。”

脑中之臆想,仍声声回响。

“二月红……”

终于念出了藏了许久的名字,张启山喉头一阵哽塞,眼泪混进酒水中,瓶瓶罐罐叮铃咚隆的摔下石桌,

没来由的,从来都是流血的人,何时流过泪?

“回来罢……回来罢……”含含糊糊道,魔障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江岸《典狱司》番外三


关于《典狱司》歌词

廿二那夜,故人似回来过。他在耳边轻叹了声,唱完了人生最后一场戏。浑浑不知所以然,兜兜转转,酒影里拾起那件旧衣覆卿肩头。轻声一句“爱你”在风里散尽。——江岸《典狱司》番外三

“将军啊,早卸甲,那人会在廿二等你回家。”

“宿醉朦胧故人归,来轻叹声爱你。”